中国空军突然宣布与巴基斯坦的雄鹰演习开打罕

摘要:今年的中巴雄鹰-VIII我方动用的演习要素更是包含了来自空军多个部队的多型装备:在空军航空兵/海军航空兵部队方面有多用途战斗机(歼-16)、有制空战斗机(歼-11BH/BSH和歼-10C)、有...

  

中国空军突然宣布与巴基斯坦的雄鹰演习开打罕见出动歼-16

  今年的中巴“雄鹰-VIII”我方动用的演习要素更是包含了来自空军多个部队的多型装备:在空军航空兵/海军航空兵部队方面有多用途战斗机(歼-16)、有制空战斗机(歼-11BH/BSH和歼-10C)、有战场遮断/防空压制飞机(歼轰-7A/AII)、有预警指挥/控制飞机(空警-500),还有空军的地导部队、雷达/电抗部队、搜救甚至特战分队参战。

  本次“雄鹰-VIII”的时间节点与开演背景就非常微妙:往届的“雄鹰”系列演习要么放在每年的3到5月,要么放在每年的9到10月,这次却是在8月份。另一方面,这次演习又凑巧的撞上了印度方面在克什米尔方向在近期一通瞎操作,而克什米尔的地理位置又十分的敏感。因此,这次演习在时间和规模上的与众不同,难免引起猜想。各位读者觉得呢?

  而说到“联合作战”,在近年来的多次“雄鹰”军演中越来越呈现出“我军唱主角、巴基斯坦敲边鼓”的局面。从出动的机型来讲我军动用的全部都是现役的主战机型,甚至连歼-16这种威力强悍的、我军目前最先进的三代半战斗机都毫不吝啬地拿出来参演,而巴方长期以来只使用FC-1加上F-7PG的组合,这种“完全不对等”的参演组合意味着我方完全掌握了演习的主导权。

  在我看来,这么大张旗鼓地搞,那肯定不是逛花园(笑)。但也并不是跟中泰“鹰击-2019”完全一样,为了让中国空军通过泰国了解北约空军的任务规划、地面保障与空中战役战术能力。而中巴“雄鹰”演习这边,即使一开始确实有类似的目标,但伴随着时过境迁,尤其是近期巴、印两国的一些情况,演习的目标必然不限于此。

  而从参战部队要素和演习科目设置方面那就更不用说了。从历届中泰“鹰击”系列演习来讲,我们前面的文章也都提到了,参演的部队以单个空军航空兵旅为主编成,出动的机型比较单一,这连续四届出动的都是承担制空战斗任务的歼击机。也就是中泰“鹰击-2019”才有了一定的改观,除了歼-10C这种制空战斗机(带了一点对面攻击任务的色彩)还增派了空警-500预警机,有了空中指挥控制/空情支援这种演习要素。

  因此,今天我们的话题就从中巴“雄鹰-VIII”空军联合多要素军事演习来谈起。

  说中巴“雄鹰-VIII”演习比中泰“鹰击-2019”演习要“好看许多倍”,其实只要对这两大演训品牌稍有了解的军宅都会认同这一点。

  在中巴两军“雄鹰”系列演习开始之初,得益于巴基斯坦飞行员良好的训练水平与在历次印巴冲突中的优良表现,我军参演部队也确实是有“以巴为师”的想法的。而巴基斯坦空军也确实教给了我国空军很多东西,让我空军在日常训练与战备上的想法思路、科目设置、任务规划、联勤保障都有了比较大的提升。毕竟人巴基斯坦怎么说也是北约手把手教出来的,技战术层面上比泰国空军又要纯熟不少。

  最后需要强调的是,中国空军申明:中巴空军这次联合训练,是年度例行性训练,不针对第三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在此情况下,演习的主要目的自然就得升升级、换换药了——从最近4年的4次“雄鹰”演习来看,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我军和巴军的演习在往“空中战役、联合作战”这个方向走。

  说到“空中战役”相信大家看完前文的分析后就会有自己的判断,在“雄鹰-VIII”中我军出动的机型足够执行“CAP-SEAD-BAI-CAS(空中战斗巡逻-防空压制-纵深遮断-实时支援)”一整套程序,数量甚至可以打一场持续4到5天的、足以在一个次要战略方向上夺取制空权并攻击数十个到百余个地面目标的小型空中战役。

  相比中泰“鹰击”系列的演习科目还是以较为简单的编队飞行、战术机动、1对1/2对2对抗为主。中巴“雄鹰”系列的演习早在一开始就包含了全要素空战对抗、对地攻击/战场遮断、战役/战术级电子对抗等高级战术科目,还有中巴两军飞行员战机互换、混合编组空战这种极具实战意义的特色科目。

  相对而言,中巴的“雄鹰”系列演习多次出动的战机规模已经达到了旅团一级,如即使是2011年的首次中巴“雄鹰-I”演习,巴基斯坦就出动了驻防白沙瓦的空军第36联队麾下第17战斗机中队的6架F-7PG型轻型战斗机和驻防卡拉奇的空军第32联队麾下第7攻击机中队的6架幻影-IIIOA战斗机参演,我军也出动了6架歼-10A/S型战斗机和6架歼-11A/苏-27UB型战斗机,“开张”之战就使用了24架飞机的大机群。

  而中巴的“雄鹰”系列演习则早在2015年10月的“雄鹰-IV”演习中就已经动用了中方的歼-11A/苏-27UB、歼轰-7A、歼-8F/H、空警-200四个不同类型的机型和巴方的FC-1、F-7PG和幻影-III三个不同类型的机型。

  那么,中巴“雄鹰-VIII”演习参演兵力这么多,演习要素这么全,科目设置这么深,主要的战略、战役目的是啥呢?

  在我上个星期的文章中,咱们谈了正在泰国北部乌隆塔尼空军基地举行的中泰空军“鹰击-2019”联合军事演习,文章刚发出去就发现“写早了”,还有一个“大新闻”紧随其后。

  单是巴方从北约学到的任务规划体系,就给了我军相当大的启发和助益。但是伴随着演训的逐渐深入,尤其是伴随着“金头盔”和“天鹰杯”对抗,我空军航空兵部队技战术水平迅速提升,跟巴基斯坦空军的联演联训也变得越来越没有悬念了。就比如2015年10月的“雄鹰-IV”,我军参战部队驾驶歼-8F这种二代机都已成功压制了巴方的JF-17(枭龙),一定程度上标志着我军战术水平已超过了巴基斯坦。

  我们先从参训部队规模的角度来看,四次的中泰“鹰击”军演我军出动的兵力都相对有限,普遍只出动了4到5架(可能有4架参演机和1架备用/编队指挥机)战斗机和1到2架运输机(用来携带参演部队所必需的备品配件等航材),即使是正在进行的“鹰击-2019”,在出击规模上算是历年最大的一次,也不过出动了5架歼-10C/S、1-2架运-9、1架IL-76MD和1架空警-500。

  自然而然的,演习要素多了,那科目设置肯定要多上上心,不然就白瞎来了这么多装备了。

  8月24日,按照中国空军报道,中巴空军“雄鹰-VIII”演习于8月23日在“西北某地”(这个“西北某地”按惯例应该是西部战区空军驻新疆的航空兵某旅场站)开打。从已经公开的信息看,中巴“雄鹰-VIII”演习在参战部队规模、参战部队要素、演习科目设置方面都比中泰“鹰击-2019”好看许多倍,更不用说演习背后传递出来的信号更是“你懂的”。

  再从演训的科目设置看,我军有意安排巴方飞行员体验驾驶我军的歼-11B/BS、歼-10A/S型战斗机,乃至设置“双方飞行员混合编组空战”。在我看来,其目的不仅仅是让巴基斯坦飞行员体验一下“跟印度空军装备性能差不多的装备”,也有可能是为了在“关键时刻”让巴方飞行员更顺利的接装我空军现役战术飞机甚至与中国空军混编作战做准备。

  而从中巴“雄鹰-VIII”动用的机型来分析,大概率这次“异型机空战夺取制空权、防空压制、战场/战役纵深遮断、全程战役/战术级电子对抗”这种科目一个也少不了,双方飞行员互换战机、前后舱编组空战、特战引导对地攻击等科目也是大概率应有尽有。这也是为何中巴“雄鹰-VIII”只有短短一篇报道再无其它信息的因素:过于先进,无法报道。

  而本次的中巴“雄鹰-VIII”,按照官方报道我军光是战术飞机就出动了“歼-10C、歼轰-7A、歼-16、海军航空兵战机(可能是海航部队的歼-11BH/BSH)”四个型号,还不算作为空情支援的空警-500预警机,数量大概率也不会少于20架甚至30架。故从规模上中巴“雄鹰”比中泰“鹰击”系列演习要大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F-15战斗机

IDF战斗机

幻影4000战斗机

F-4战斗机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 公司邮箱:

  工作日 9:00-18:00

关注我们

官网公众号

官网公众号

客服热线

F-15战斗机 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