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烈的南京空战中国空军也曾重创日军但原有战

摘要:8月16日,第1联合航空队不甘连日的失败,继续偷袭各地。7时40分,鹿屋航空队飞行队长新田慎一少佐率6架96陆攻从台北松山出发,偷袭南京,在句容上空遭第3大队痛击,3架飞机变成火...

  8月16日,第1联合航空队不甘连日的失败,继续偷袭各地。7时40分,鹿屋航空队飞行队长新田慎一少佐率6架96陆攻从台北松山出发,偷袭南京,在句容上空遭第3大队痛击,3架飞机变成火团坠地,仅有3架返回台北。8时30 分,分队长石俊平大尉率7架96陆攻从台北空袭扬州机场,被击落2架。当天, 日机被第3、第4、第5大队分别在南京、杭州、嘉兴、句容击落8架,日方称鹿屋航空队损失3架,“加贺”号载机在崇明岛迫降失踪1架。 同日,从“神威”号水上航母起飞的10架水侦轰炸杭州,报称炸毁1架,己方1架返航落水沉没。而“加贺”号航母起飞的13架90舰战(中岛A2N)、16架89舰攻(三菱B2M)、16架94舰爆(爱知D1A)亦空袭杭州,报称击落9架、击毁6架,己方竟坠毁6架89舰攻、1架94舰爆,在杭州湾迫降损失2架89舰攻、1架94舰爆,单次战斗折损10架。加贺航空队飞行队长岩井庸男少佐、分队长安仙三大尉毙命,飞行队长柴田武雄恨得直骂娘。至此,仅8月15日一天,日方承认的损失就达15架。 (上图)1937 年年底飞抵中国的I-15 战斗机,机尾的“P-7180”为中国空军飞机的序号。 截至8月31日,中方自损27架。实际上,日本海军在空战中损失20架、地面9架、其他3架,计32架,对于总量保持在300架左右且可以源源不断地获得补充的日本海军航空兵而言,这当然不算什么。 开战两个月,中国飞行员损失巨大,航校毕业4个月的六二期生以见习官身份投入作战。第1、第2大队的安排他们与六一、五甲期生为后座轰炸兼领航员,但随着轰炸机大量损耗,每次严重事故都会牺牲2位久经训练的机组人员。战斗机队中,六二期见习官都没机会升空作战,甚至没有练习飞行的时间,缺乏作战经验,伤亡大。 9月底,值贺忠治少将率陆军第3飞行团进驻抢建的王滨机场,此外,日军还有多处陆地机场,所以起飞频率和出击强度都大大增强,中方在上海乃至整个华东地区的空中优势正在丧失,制空权慢慢转移到日方。为应对这一颓势,9月1日开始,鉴于第4、第5大队人机数不能平衡,作战不便,将其合为1个大队,下辖第21、第22、第23、第24、第25队,大队长宁明阶、副大队长王常立。 到9月30日,中国空军出击113次、空战27次,报称击落日机81架、击中日舰48艘,损失65架。日方宣称从8月14日至9月30日,击落中方159架、不确实5架,计164架;击破130架、不确实7架,计137架,合计取得301架战果。实际上到10月10日,中国空军只剩130架,而中国的航空工厂不能弥补这些损失。到1937年年底,韶关的空军航空工厂用从损坏的霍克Ⅲ上拆下的零件拼装了12架,只是杯水车薪。1937年10月,第5大队第28队开始用从英国购买的11架格罗斯特“斗士”(简称“格机”)换装战损的霍克Ⅱ,在广州、韶关作战的第29队击伤击落日机6架,自损5架,失事6架,亦在12月接收10架格机。 经过8月14日至16日的3天激战,第1联合航空队报称“地面爆破40架、空战击落19架及摧毁地面设施若干”,并承认己方“未归还9架,沉没、大破3 架,机组人员战死65人”;鹿屋航空队已损失包括飞行队长新田慎一少佐在内的5组机员,18架96陆攻仅剩10架完好可用;木更津航空队也损失4组机员,20 架96陆攻仅剩8架;拥有16架90舰战、22架89舰攻、14架94舰爆的“加贺”航空队损耗更大,坠毁7架、迫降损失3架、失踪1架。 在这种骄狂气焰的支配下,日本错误地估计战场形势,空袭南京以及上海、南昌、杭州等要地时,均采用轰炸机单独行动的方式投入战斗,加之入侵初期,日军在华东地区没有前进机场,所有飞机均从航空母舰上起飞,或者直接从侵占的中国台湾、朝鲜乃至本土机场起飞,往返超1000海里,美其名曰“越洋爆击”,实则劳师远袭,力量分散,无法集中使用以获得最大效果;而中国空军占据内线作战优势,借地利、人和,沉重打击了日本海军航空队。 至9月21日,开战仅月余,中国空军便损失惨重。开战之初拥有27架霍克Ⅲ的第4大队,将百战余生的8架霍克Ⅲ及2架波音281战机奉命移交给第5大队,第21队队长李桂丹率全体空勤、地勤人员40人赴兰州接收苏制战斗机,南京防空任务交给第5大队及第3大队第17队。同时,第2大队亦损失大半,奉令率第9、第11两队赴兰州接收苏援新机,所余之人、机悉数交付第14队,由副大队长孙桐岗留京指挥作战,苦战至10月6日仅剩6架。 中国空军原有的300多架飞机也消耗殆尽,至10月22日仅剩81架,不少还是战伤和故障待修的,到11月初已不到36架。而日方记录“8月14日至10月10日期间,损失39架飞机,击落中国飞机181架、地面击毁140架”。与微不足道的损失相比,日本陆、海军航空队不断获得加强补充。在华中方面作战的陆军航空兵第3飞行团原有侦察机4个中队、战斗机3个中队、轻型轰炸机2个中队、重型轰炸机1个中队,但作战开始后为支援地面作战飞机颇有损耗。1937年10月至1938年1月,该团补充94式侦察机5架、92式侦察机6架等,又于1月间获得97司侦机(三菱Ki-15)2架,以便实施广泛的侦察搜索;另补充95式战斗机23架、93轻型轰炸机7架、单轻机7架,93式重型轰炸机未获补充。总计补充了30%的侦察机,60%的战斗机和80%的轻型轰炸机。 9月15日起,“加贺”号航母搭载的6架96舰战、6架90舰战、日本军机坠海没几天催生波音再燃希望:F15X和,18架96舰爆、18架96舰攻相继进驻公大基地。这一草建的临时机场顿时成为日军最重要的前方补给站。入夜后从空中俯瞰,周围租界都灯火通明,只有实行灯火管制的公大基地漆黑一片,珍贵的96舰战分散在基地各处,避免遭受中方轰炸。 进入9月,登陆日军不断得势,夺取相当纵深的滩头阵地,得以修建基地,在崇明岛、公大纱厂附近高尔夫球场等多处修建野战机场,海军第3舰队舰载机陆续进驻陆上机场。9月10日,原驻大连附近周水子机场的日本海军第2联合航空队,掩护陆军从海上向华北的运输后移驻上海公大机场。该联合航空队下辖第12航空队12架95舰战(中岛A4N)、12架94舰爆和12架92舰攻,及第13航空队12架96舰战、12架96舰爆和12架96舰攻。尽管双翼的95舰战马力远胜96舰战(A5M),但其速度、爬升率、续航和机动性均不及单翼的后者。鉴于“加贺”号航母的96舰战也不过6架,第13航空队当时堪称王牌部队。 开战之初,中国空军取得“8·14”空战大捷,打出了3∶0的纪录,当天也被定为“空军节”。8月15日,木更津航空队的20架96陆攻(三菱G3M)跨海奔袭南京未逞,逃跑中又发现油量不足,无法飞越黄海返回日本基地,只好改飞朝鲜济州岛,于19时20分落地。经检查发现,除4架“未归还”以外,另有6架受重伤,需进厂大修。号称“皇军精锐”的木更津航空队首次出动,就丧失一半战斗力,仅剩10架可用,战死准士官以上3人、下士官以下27人(含机上战死2人),声称击落中国战机9架,迫降或翻滚5架,而中国飞机实际仅受伤5架。 “八·一三事变”后,淞沪战场成为主战场。当时,日军大举空中侵袭南京,妄图摧毁中国的抵抗意志,寻歼中国空军主力于空战中,并破坏南京周围重要机场、后勤设施。日军上下对中国空军的战斗力均持轻视态度,认为中国长期积贫积弱,已是深入膏肓的“东亚病夫”“无适宜之飞行人员人选”“训练水平低下,远非帝国飞将之敌手”。木更津航空队司令竹中龙造大佐吹嘘“南可轰炸新加坡、北可威胁海参崴”,只需3小时即可全歼中国空军。 在“越洋爆击”中被打蒙以后,日方发现中国空军并非想象中的“东亚病夫”,不得不重新审视战况,尤其“中攻四杰”之一的飞行队长新田慎一少佐战死,震动鹿屋航空队,甚至引起日本海军军令部的高度重视,专门告诫第1联合航空队司令官户道塚太郎大佐缓和攻击步调。从此以后,日军严禁96陆攻单机执勤或超低空飞行,力求集中编队以便相互掩护,并采取夜间攻击,尽可能回避中国战斗机。

F-15战斗机

IDF战斗机

幻影4000战斗机

F-4战斗机

联系我们

全国服务热线: 公司邮箱:

  工作日 9:00-18:00

关注我们

官网公众号

官网公众号

客服热线

F-15战斗机 名校集团 软件 汽车之家 在线教育